• 1135979280
  • 13315955899 15612151168 0311-86972898

非凡辟谷瑜伽

是佛教、道教、中医、周易、瑜伽等融合贯通的非凡方法,很适合现代人群身体和内心的调整。

最新资讯

辟谷学员真实--只喝水全辟谷20天日记

发布时间:2019-03-01 首先,郑重声明: 辟谷,关乎身体健康,讲究科学方法,需要技巧手法,实实在在地有技术含量。任何人,没有专业人员的指导和帮助,切不可盲目自行尝试!否则,可能后果很严重,结局很悲惨。请珍爱生命,科学保健!再次认真特别强烈严正声明强调,任何人,没有辟谷经验,绝对不要盲目模仿,以免给身体造成不必要的伤害!!! 为了帮助自己身体进行正向调整,日前,我尝试了一次辟谷,为期21天(因考虑要上班,所以实际进行了20天)。20天里,不吃任何东西,只喝水,这在过去我未了解辟谷前,是完全没法想象的。人们常说神仙是不吃不喝的,我这次就过了把20天近似神仙的日子,即使现在回想起来,还是觉得有点“不太可思议”。 由于辟谷的神奇、神秘,我在辟谷前就决定,把我整个的辟谷过程和每天的辟谷感受如实记录下来,分享给想了解辟谷的朋友们,为他们提供多一条了解的信息,因为我就是从其他朋友的亲身体验中接受并坚定辟谷决心的。下面是我辟谷时写的日记(如果没法保证每天都有新的日记录入,还请有兴趣的朋友多多海涵,不要拍砖,我一定尽力及时抄录): 辟谷日记——第一天 旅途经二十多个小时,于上午抵达石家庄市,非凡辟谷瑜伽馆的慧刚师父亲自接站,去非凡馆的路上,我告诉师父,我没吃早餐,已提前进入辟谷状态。师父笑着说:“没问题,瑜伽辟谷是随时都可以开始的。” 到非凡辟谷瑜伽馆,已有一位辟谷已4天的男士(抄录日记时注:以后的日记里就称他D兄吧,虽然他可能比我小),他身材健硕,满面红光。据他说,他刚来时体重203斤,今天第四天,体重已减10多斤了,不难看出,他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。馆里还有位中年女士(抄录日记时注:以后的日记里就称她W姐吧),身裹毛巾被(室外气温十五、六度),人较瘦,但精神不错。她很热情,主动到接待室来与我聊天。原来,她刚结束49天半辟谷才6天,现每天过来跟师父继续做辟谷瑜伽,以增强体质。我问她辟谷前后身体的变化情况,她告诉我:辟谷前她身体很差,人很虚弱,刚来辟谷时,到馆里每天爬这4层楼,都大汗淋淋;平时非常怕冷、不能吹风。她说,她之前在其他地方也辟过几次为期7天的谷,但效果不明显。现到非凡来,在师父的指导下,进行了49天的半辟谷,现在身体比以前好多了。师父进来后,坐在她旁边的沙发上,和我们一起聊。没多大会儿,只见W姐去掉毛巾被,说:“师父身上有能量,他在我边上这么一会儿,我就热起来了。”她站起来对我说:“你坐过来感觉一下。”我坐过去,也许是一直在聊其他的事,没有用心去体会吧,我没有特别的感觉。但后来,大家聊到辟谷期间师父要加持时,对“加持力”我感到疑惑,不好理解,于是师父让我伸出手,把他的手放在距我手十多公分高处,少许,我确确实实感到手心有一股凉气。为了证实不是自己的心里作用,我换了个手再试了一次。这次,师父的手在我的手上方不停的移动,而我手上的感觉也随之相应移动。哈,还真是有些神奇耶。 正式开始辟谷,师父先为我加持。加持前,师父嘱咐我要放松,但没说心也要静(我在网上看一位在他这作辟谷的朋友写的辟谷日记,其中提到加持时,师父要求“心要静”),于是,我满心的杂念,想着网上辟谷日记中写到加持时的感受,我心中充满好奇和期待——我会有怎样的感受?结果,可能由于杂念太多,我只感觉到头顶凉飕飕的,别无他感。但当加持结束时,师父问我有什么不舒服时,我告诉他,我的后背痛(这是老毛病了)。师父帮我加持,拍到我痛的部位时,一股气从背痛的部位直冲喉咙,顶的我顶得我忍不住咳了一声,而在之后的打坐中,背虽还痛,但好象明显地比平时减轻。 说了一大堆奇特感受,现言归正传,说说第一天辟谷后我的感受吧: 师父经观察了解,认为我可以进行全辟谷(就是完全不进任何食物,只喝水。我是打算辟21天谷的哦)。嘱咐我只喝未经烧煮过的冷的天然的矿泉水,中午练30分钟辟谷瑜伽。我曾经练过瑜伽,发现非凡辟谷瑜伽的功法非常简单,毫不费力,但据师父说,此瑜伽能量很大。还有一件神奇的事:辟谷瑜伽整个过程约40分钟,我居然能较轻松地单盘腿做完,以前我若单盘坐这么久,早就会疼痛难忍了。 下午沾D兄的光,因为他要学更深层次的东西,师父慈悲,教他时,让我也“坐陪”,让我也能得到加持,多接收些能量。我静坐在旁,试着用双盘着腿,奇特的是,我双盘居然整整坐了45分钟,虽然到后来腿还是比较痛,但能坚持。过去我的双盘功夫仅是限于“展示”一下,很快就得放下来,连5分钟都坚持不了。而今天这45分钟的双盘,是我过去单盘所能坚持的极限时间。又一个神奇,无法解释。 晚饭时间,师父带我和D兄出去散步、采气。对了,到此时,我只是胃部有点感觉,但并不难受,也不饥饿。走在路上,D兄说,他刚开始的2天虽也不饿,但还是有些馋。那日看到一个人拿着烤羊腿、喝着酒,那个羡慕呵……。听到这话,我肚子里的馋虫也着实兴奋了一下,但很快就过去了。 师父带我们到公园里采气,他说,只需采三口气就会有饱的感觉。我当时采完气,除了有凉气吸进肚里的感觉外,并无明显的饱腹感。回去的路上,师父有意挑路边全是小吃店的路走,说看看我们还馋不馋。走着走着,我的饱腹感好象就有了,看到别人吃东西,我一点都无所谓。D兄则说他早已过了那个馋的阶段。 回到馆里,师父又额外给我们加练了一次瑜伽。 现在已是晚上10:20了,经连续二十几个小时的旅途劳顿,到非凡后又没有休息,到目前为止,我并不觉得疲倦。但师父说,辟谷期间要早点休息,我还是就写到这吧。 对了,刚才称了一下体重,与到非凡时称的一样,没有变化——56公斤。说明一下:我辟谷主要是为调理身体,并没有减肥的想法。若辟谷减肥了,对我来说属于副产品。但我想,会有不少朋友比较关注这个指标,所以,我会每天报告体重变化情况的。 还有洗澡问题,师父主张洗冷水澡,说这样能激发体能。想想十几度的气温,洗冷水澡有点胆怯,还担心会感冒,但师父很肯定地说“不会的”。不管了,为强体质,冷水就冷水吧……。可是,真得冷啊,就马马虎虎地冲了一下。师父说第一次会不太适应,以后慢慢就好了。看明天怎么样吧。第一天体重情况:上午56公斤,晚上亦是56公斤,暂没变化。 抄录日记感言: 抄完第一天的日记,才发现怎么写了这么多,也许是“受刺激了”,感受太深(笑)。 辟谷日记——第二至四天 今天师父带我与D兄到距市区30余里的抱牍寨去爬莲花山,早上9点多出门,直到下午2点多才下山。石家庄的人们好爱大自然,去爬山的人真多,上抱牍寨的公交车都难挤上去。整个爬山过程我们都精神抖擞,我除了在山上看到其他游人吃自带的快餐面、点心、黄瓜等有点馋外,别无不适。 直到坐公交车返回的途中,疲乏才渐渐袭来。回到住所已下午3点多钟,什么都不想做,倒头便睡,醒来已是晚7时许。晚上10点多接着睡。但睡的不是很沉,半夜1点多醒一次,4点多又醒了。还是疲乏,在床上赖到5点多起来,按老师教的方法锻炼了约半小时。累了,便又躺了会儿。近7点钟时爬起来,师父说作作瑜伽会好的。于是瑜伽,然后去公园采气,还真得感觉好很多,没感到累。 之后W姐也来了,因D兄家中有急事要赶回去,D姐请他走之前介绍一下他辟谷的体会,大家坐在一起聊起来。D兄说,他辟谷的感觉很好,刚来时,体重203斤,到今天是第五天,已减掉10多斤,平均每天减2斤多。但他依然精神焕发,红光满面,没有不好的感觉。 D兄到家后,下午就给师父打来电话,说他妈有糖尿病等慢性病,他已动员他妈也开始辟谷了,特打电话向师父报告。 因W姐来,师父下午又带我们作了一次瑜伽。然后W姐拿出她写的辟谷体会给师父看,我也趁机看了,写得挺真诚,我相信没有切身感受的人写不出这样的文字。她在体会中说到,她来非凡辟谷前身体很虚,怕风、怕冷,出虚汗,家里常年门窗紧闭。师父说她刚来时,每天还要戴2件衣服来,以便汗湿了随时换。W姐马上更正道:何止2件衣服,我还要带几个毛巾被。她说,她在每个毛巾被中间掏个洞,方便随时更换。我还真想象不出那会是怎样的情形。(抄录日记时注:此后我还真见识了W姐是如何“武装”自己的,这是后话。) 到此时,我的感觉都还好,出去散步时看到食物也没有头天那么馋了。从开始辟谷到现在,没有饥饿感。 下午我随W姐、师父去听了一个讲座,坐了两个多小时没靠背的椅子,回来时疲乏再次袭来,于是很快就睡了。从晚上6点多一觉睡到早上5点,疲乏感没了,但人觉得软弱无力,这种无力与昨日的疲乏不同,感觉就象人饥饿时的无力。 今天是辟谷第四天,早上自己锻炼了一下,师父说洗个冷水澡感觉会好些,我没敢洗——怕冷。现在准备去公园散步、采气了,今天先写到这,后面的感受待晚上再写吧。 对了,报告一下体重变化情况:第2天早上 55公斤;第3天早上54.8公斤,晚上又回到55公斤,今天早上54.4公斤。 接着上面的写: 从第一天开始无大便(通常我新换地方就易便秘),第二天晚开始用化痔栓,先后用了5粒,一点便意都没有。现嘴有点发苦,昨天开始觉得嘴有些干,无饥饿感。第二天时,试着双盘腿作瑜伽,但作到前弯动作时,双腿双脚疼痛,根本没法弯下去,只好放下腿来。但第三天再试,竟能作下来了,今天又是双盘作的,感觉一天比一天轻松。师父说,这是腿部的经络再逐渐通畅。 再说一个奇特的事: 下午,师父带我们去公园采气、散步时,一个蚊子叮在师父的手臂上,师父说:“你们看,我触碰这个蚊子,它不会飞。”我赶紧凑过去,只见师父用手轻碰蚊子尾部,又碰它的翅膀,它果然一动不动,象是在享受抚慰一样。我心想,也许这蚊子比较特殊?于是我问师父:“让我也试一下?”哪想话刚出口,蚊子就飞了,好在它又叮在师父的另一个手上,我小心翼翼、慢慢地伸过手去想触摸它,可还没等凑近,它忽地一下就飞的没影了。在这之前,我曾听师父说过他触摸蚊子,蚊子不会飞,不是今天亲眼所见,还真是难以相信。师父说,蚊子能感应到人的慈悲。昨晚改喝肠清茶以通便,晨起仍无便意,继续泡昨晚的那包茶(因不敢喝太多太浓)。 辟谷日记——第五天 今早起来精神挺好.5点多爬起来锻炼了半个多小时,7点多和W姐一起跟师父去公园采气、晒太阳,9点多回来,上了会网,11多开始作辟谷瑜珈,精神头一直不错。晚上,师父建议继续洗冷水澡,今天洗的感觉没前两次冷,要知道在十几度气温下洗冷水澡,对我可是从来没有过的,真不可想象我还有这能耐,尤其是在辟谷状态下。 另外还有个好消息——晚上大便了,量比平时略少,颗粒状,但不便秘,原以为这么多天没排便会便秘呢。工期(抱歉,说这些挺不雅,但为了尽可能全面真实地反映我辟谷的情况,为了帮助大家更详细地了解辟谷,只好如此了,见谅。) 晚上师父帮我们加持,时间约40分钟,我从头到尾双盘,并无很难受的感觉。想想第一次在师父这双盘时,不知用了多大的毅力才坚持下来,下坐时那个艰难——都是痛惹的祸。 今天加持过程中有个非常奇特的事(好象总有奇事发生哈):我背痛的老毛病又出现了(我一坐久就会这样),正在我直腰不是、弯腰也不是地难受着时,师父让我们烧了几张纸(抱歉,我不知这纸的“专业术语”是什么)。奇特的事就在这时发生了,当纸刚一烧完,我的背立刻(没错,是立刻)就不痛了。这真是太神奇了,若不是我亲身经历,我无论如何是不会相信的。(抄录日记时注:不过,之后背还是会痛,但烧完纸的一刹那真的就不痛了。我原曾想——是否是烧纸时变换了体位,所以不痛了?所以之后,我也曾照着当天那样的动作重试过一次,可是没有奇迹发生) 还有一件事也有点……:因想尽可能少地让身体少接触非自然的东西,自辟谷以来,我停用了一切护肤用品。前天,我突然发现手背皮肤干燥,看上去就象个老太婆的手,尽是干涩的摺子。可今早起来,手又突然滋润了,基本恢复原貌,而我对此并未做过任何处理。 今晚体重53.5公斤。师父说,不胖的人辟谷时减肥不明显,但肥胖者减肥效果会很显著。这我从D兄身上看到了。 辟谷日记——第六天 早起比昨天感觉有力。师父又给加持一次。晚称体重53.8公斤,这可是我体重的新低纪录,自从体重涨上来后,还从没低于106斤。还发现体重虽减的不多,但肚子明显扁下去了,原腰围刚合适的裤子,现宽出有1寸了,哈!减腹部脂肪,对许多人来说都是个老大难,没想到我就这么无意间轻松地解决了。 W姐身体寒气很重,前天我们一起去散步,我亲眼见识了她的保暖措施:出门前,她在身上先披了好几件衣服(我都搞不清有几件了),然后又披了一件毛巾被(如她之前所说——大毛巾被中间掏了个洞),再然后,又穿了件外套。要知道当时的气温可是13-28度啊!只见她因披得太多,背上隆起个大包,好象驼背一样。 师父总说,辟谷期间要洗冷水澡,可以激发身体能量。W姐却一直不敢洗,她说身体本来寒气就重,怕洗完会感冒或加重寒气。昨晚在师父的再三保证下,她勉强洗了第一次冷水澡,她告诉我说,只是用脸盆接了点冷水往身上撩了撩。今晚在师父的关心和鼓励下,她坚定地说她一定洗。这次她不仅洗了,而且还有了香皂,出来后还说感觉不错。对此我只剩下佩服了! 坦率地说,我虽已洗了几次冷水澡,但也都“偷工减料”,相当马虎,哪敢用香皂。在她行动的激励下,我也下决心,好好地体验一把冷水浴。结果洗完才知道,待用完香皂再冲洗时,已没有了冷的感觉,洗完人顿时精神许多。(抄录日记时注:我至今还坚持着冷水浴,一个很深的体会就是,冷水浴,就是刚开始那一下冷,用师父教的方法来对付,之后很快就适应了。) 还有个好消息:下午上网,发现戴眼镜还不如不戴看得清楚。于是摘掉眼镜继续上网——难道我的近视也减轻了?!真是惊喜不断呵!我现在每次双盘20-30分钟,一点问题都没有。上午觉得有些无力,双盘打坐看光盘,感觉渐好。傍晚洗完冷水澡,人就精神了许多。 辟谷日记——第七天 早起感觉还行,我们跟师父出去散步,W姐今天没穿冲锋衣。这几天我是看着她在变化:最初见她是衣服套了一层又一层,逐渐地只在略较正常人厚的穿戴外罩一件冲锋衣,现在连冲锋衣也不穿了,看来她体内的阳气越来越足了。今天馆里来了个客户,见到W姐就说:“你比我上次见到你时精神多了,皮肤也光滑有光泽了。”W姐是半辟谷72天,我来前几天才刚出谷的,现在每天仍只吃点红枣、花生米,喝点升阳气的姜汤等,实际上还处在半辟谷状态,但她的精神真的很好,说话底气十足。 今早起来我没锻炼就出去散步了,散步回来,感觉有些无力,师父说我运动量不足。中午躺了约十几、二十分钟,体力恢复了一些。 早上散步时走过每天都要经过的炸油条小食摊,我只觉得腻得很,毫无想吃的欲望。想想头两天,只恨自己来石家庄前才知道肯德基的油条那么好吃,早知道我一定多吃几顿,好好解解馋。这让我也想起前几天听讲座时,看到会场上摆着黄澄澄的香蕉,肚子里的馋虫那个折腾劲。当时心想,等辟谷结束,我一定要像吃西餐那样,把香蕉用刀叉一点一点切来细细地咀嚼慢慢地品味、足足地充分地享受香蕉的香甜……。可今天再想到香蕉,竟毫无食欲了。 还有个惊喜:照镜子时突然发现——双下巴没有了! 今晚称体重52.3公斤。 辟谷日记——第八天 晚上体重51.9公斤。 早上精神可,出去散步时体力还行,师父和W姐走的较快,我感觉要紧着走才能跟得上。也是想试试自己的体力,所以我没请他们放慢脚步,但回来时就觉得无力了。师父一再强调作瑜伽、洗冷水澡可激发人的潜能,我试过几次,的确如此。于是洗了个冷水澡,感觉不错。 于是到附近小花园转了转,但我总能闻到一股油漆和下水道的臭味。附近虽有建筑工地,但都还在楼房的建筑中,我也不知道油漆味哪来的。曾经听说,辟谷后,身体对外界会敏感起来,看来可能是我的嗅觉敏锐起来了。因为若说油漆味也许是碰巧今天附近有人用,那下水道的味道,我前几次来时从未闻到过,而且之前我也是坐在同一个地方休息。 前天发现嘴角下有块约0.5厘米大小的皮肤发红,我没在意,今天中午整个嘴唇下方都红起来了,摸上去皮肤还有些粗糙,但一点也不痛。师父说,这是人体在排毒,说是我过去口业太多了。可能是真的,我曾经对生活有过诸多的不如意和抱怨。 辟谷日记——第九天 早上体重51.7公斤。 洗澡时,看到扁平的腹部还真有些陌生感——这是我的肚子吗? 今天没有饥饿感,但有类似饿过劲后胃部“空”的感觉,说话感觉有点中气不足,其他一切正常。 今天要返程了。 上午同师父、W姐去参加一个放生活动,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。在购买水产品的摊位前,一、二十位放生者双手合十,虔诚地唱着佛教歌曲,那声音真有种震撼力,摄人心魄。我站在旁边观看,忍不住眼睛湿润。 W姐告诉我,他们每周都会去放生,那些卖水产品的摊主有些已被感化而改行,有些则在自己的摊位里放上转经桶,以示忏悔。我们在市场上转了转,还真如她所说,有好几个摊位里都有转经桶。这是慈悲的力量! 在放生现场,放生前,大家一起为这些水生物祈祷,W姐指着鱼箱里的鱼对我说:你看,鱼能感受到人们的善意。果然,直见水箱中的鱼个个扬着头,一致面向唱诵的方向。开始我还以为可能是鱼在水箱里缺氧而浮到水面来吸氧,可我后来注意到,水箱里有制氧机,而鱼儿,则是齐刷刷地、一个挨着一个、头全部朝向一个方向——唱颂的人们。好奇特的现象,我无法解释。放生开始了,水生物被放入湖水后,长时间逗留在放生人们所在的水边,久久没有离去,似在感谢?似在告别?似在留念?……。这忽儿,我又想起了师父抚摸落在他身上蚊子的那一幕。 为了保证返程顺利,师父再三嘱咐我途中注意事项。于是按师父指示,我带着约250毫升饮料、两个苹果,踏上了回家的路程。(我曾很自信地告诉师父,途中我不用吃东西,可师父说,为了安全,还是带上苹果以备不时之需)。 抄录日记时感言: 真诚地感谢师父!在他的悉心指导下,我得以顺利完成辟谷。在非凡瑜伽辟谷馆的时候,师父为了增强我们辟谷的信心,陪着我们一起辟谷,实际上,他是从D兄进馆时就开始辟了。到我要走的头两天,师父很诚实地告诉我们:后面还有几个人要来辟谷,因为还要陪他们,所以他先出谷了。然而出谷后的他一天也只吃一顿,而且是素食。师父说他长期都是如此,每天基本上就吃一顿饭。可师父却是个很健壮的人,这一点你们看非凡的网站就可以得到验证。看来现代人如此多病,真应该在饮食及其结构方面好好反思一下了。 为了让我驻馆辟谷安心,师父专门与W姐商量,请她来陪我。在我返程前,还亲自帮我配制路上喝的饮料,为我准备苹果,这一切令我深深感动! 几天的接触,我没觉得自己是“客户”,倒象是在走亲戚。师父是个很随和的人,他淡泊名利、随遇而安,生活的超然、淡定,知足地守着他的非凡辟谷馆,并不刻意宣传造势,外地人请他去作辟谷,他也婉言谢绝。每年带着一份好心情云游名山古寺,逍遥自在、悠然自得。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,这样的人真可谓是稀世之宝了。我这次辟谷不仅有身体上的收获,也有了一种对生活态度方面的收获。师父最爱说的一个词是“随缘”,令我映像深刻……。 我这次在非凡馆辟谷,还有一个人要特别感谢——W姐。她是个特别善良而热心的人。为了陪我,丢下家人不管,几天之内只回过一次家,这令我心中甚是不安。为了帮我辟好谷,她无私地传授她的经验和体会。我们在一起谈辟谷、谈生活,但凡我有问题她都尽其所能耐心地告诉我,并热心地将她了解的好资料介绍给我,使我的辟谷有了诸多意外收获。我临走前,她还买来一瓶蜂蜜送我,说路上需要时喝。我回到驻地,她还多次来电话问我情况,不断地关心、鼓励我。 现在回想起我在非凡的辟谷经历,心中依然充满感动,不知我这是哪辈子修来的福,让我遇上这些善良的人!再次感谢师父、感谢W姐!也感谢老天爷让我遇到这些好人! 非凡辟谷瑜伽馆每天都有辟谷学员在辟谷,体验着生命的超越和生命的自在,在自由自在中减肥、排毒、养生、美丽……,是自己的身心得到了放松、调整、变得年轻、自信,更好的去快乐自在的过幸福健康生活…… 回家继续在家辟谷,只喝水辟谷20天…… 2011年10月16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