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135979280
  • 13315955899 15612151168 0311-86972898

非凡辟谷瑜伽

是佛教、道教、中医、周易、瑜伽等融合贯通的非凡方法,很适合现代人群身体和内心的调整。

疾病与风水

佛教和风水(李守力)

发布时间:2019-03-01 ——“天下名山僧占多”/话说佛教与风水 风水是研究人与地理环境关系的学说。从深层次说,风水是研究精神与物质的相互关系的。那么,精神与物质的关系到底如何?两者孰为第一性?唯物、唯心到底谁对? 佛在《楞严经》里告诉我们:“不知色身,外洎山河虚空大地,咸是妙明真心中物。”又说“心能转物,即同如来。”佛教认为精神与物质不二,不是两个。心物一元,依正不二。精神与物质是一体两面。这个道理是很难明白的。 地球是释迦牟尼佛的依报(凡圣同居土),当年在维摩诘法会上,舍利弗看到我们这个地球“丘陵坑坎,荆棘沙砾,土石诸山,秽恶充满。”对“依正不二”就生起了疑心。而螺髻梵王则见释迦牟尼佛土清净如自在天宫。 即时佛以足指按地,即时世界变为无量功德宝庄严土,一切大众皆自见坐宝莲华。佛语舍利弗:“我佛国土,常净若此,为欲度斯下劣人故,示是众恶不净土耳!” 风水是依报,即物质环境,是依报。人心是正报。依报随着正报转,即是心能转物,这是佛菩萨的境界。而对众生来讲,心有高下,不依佛慧,故见此土丘陵坑坎,荆棘沙砾,土石诸山,秽恶充满。由于无量劫的坚固妄想,不但不能转化物质,而且我们已经沦为物质世界的奴隶了。是正报随着依报转,是物质决定意识。是唯物的。众生为物所役,流转生死,难出尘劳。所谓近朱者赤、近墨者黑,就说明环境的作用,“孟母三迁”的故事也是如此。 诚如《楞严经》上所说的:“理须顿悟,乘悟并销,事资渐修,因次第尽。”所以不仅是一般凡夫,即使是明心见性的圆教初住以上的法身菩萨,修行也要在心与物两个方面下手,而且精神与物质同等重要! 佛陀和弟子日中一食,树下一宿,离不开物质条件。所以佛陀得病,还要耆婆医生为他配制汤药;佛陀犯头痛,让阿难去讨牛奶。佛在《华严经》上说:“情与无情,同圆种智。”佛教对物质因素决不忽视。 佛在《大梵天王内秘密经》云:“如来因地时五百万生中。每游历诸山隐居净室。常感诸梵天而来侍卫。亦有天龙八部而来现身。虽有善相仍被魔恼法事不成。或为曼荼罗(坛城)不得其地。以此法多不成。今案经有四十二种择地法。堪作曼荼罗。使持咒者如意法成。不得此法者徒消日月。”佛陀告诉我们,菩萨修行若忽视地理环境的作用,择不吉之地修行,会白白的浪费时间。 佛在《毘盧遮那經》也提到要建立道場,既要擇地,又要擇日:“凡欲建立曼荼羅,先擇其地,自量本所求願,擇取相應之處,先須從師稟受加持之法,心無疑滯,然後善擇其時,取良日吉辰,方可建立。”佛为了在舍卫城弘法,建立道场,吩咐舍利弗按行(堪舆)伽蓝地。舍利弗从城东到城西,又从城北到了城南,费劲心力才找到一块最好的地皮,舍利弗慎之又慎,言:“我為小果,道力卑微,待我入定觀看,然可知其善惡。”舍利弗收心入定,斂念須臾,觀此園亭,盡無過患。過去百千諸佛,皆曾止住其中,說法度人。于是汇报:“此園非但今世,堪住我師,賢劫一千如來,皆向此中住止。吉祥最勝,更亦無過,修建伽藍,唯須此地。” 那爛陀寺是古印度最為著名的佛教寺院,大乘教的許多大師都曾在此講學和研習。玄奘法師在其整個西遊行程中,曾滯留在那爛陀寺求學達五年之久,而他在《大唐西域記》卷九,有關於那爛陀僧伽藍風水選址的記述:“佛涅槃後未久,此國先王鑠迦羅阿迭多,敬重一乘,遵崇三寶,式占福地,建此伽藍。初興功也,穿傷龍身,時有善占尼乾外道,見而記曰:「斯勝地也,逮立伽藍,當必昌盛,為五印度之軌則,逾千載而彌隆,後進學人易以成業,然多歐血,傷龍故也。”這塊寶地,必要興旺,千年之後還將興隆,後進研學之人,易於成就功業,遺憾地是,可能會發生有人吐血的現象,因為開工之時戳傷地之龍脈也。 公元七世纪文成公主进藏的时候,吐蕃当时正是佛法初传的时期,文成公主依据运用易经八卦进行推算,知道雪域西藏的地形,俨若罗刹魔女仰卧的形状”,而且进一步勘察得知,拉萨平地卧塘湖为女魔心血聚集之地。三山乃女魔的心窍脉络,在布达拉红山上已修建了王宫,镇住了女魔的心骨。尼泊尔公主乃依照文成公主的推算,以山羊驮土,填平卧塘湖,在其上修建了大昭寺,供奉佛像,镇压女魔心胸,为了进一步镇压女魔的四肢关节,保护西藏平安幸福,在女魔四肢关节部位,修建了镇魔十二座寺庙,作为制伏魔女的十二颗不移之钉。第1页 第2页